解密基因“算命”癌症早筛并非人人都适合

2019年12月22日 Off By quoitpits.com

如果4年多时间股价从327元跌到3元多还不算“奇迹”的话,那么,上市后仅仅4年零8个月,公司就只剩下10余个人,在A股市场可谓闻所未闻。

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

谷文瑞说,丈夫本来不喜欢唱歌,但当年流行毛宁的《涛声依旧》,她常听到丈夫哼唱。于是,她跑到商场买了一台播放机。

像靖哥哥一样的丈夫叫鲍铁军,今年56岁,他心中黄蓉一样的妻子叫谷文瑞,今年53岁,夫妻俩都是铁路原新沂车务段的职工。

竞争激烈。有医生告诉记者,在北京,号称基因检测癌症的公司就有上百家。

那个被很多人称呼为“奇迹”的时刻,发生在2009年4月的一个下午。谷文瑞在客厅拖地,在《涛声依旧》歌声中,她似乎听到了有人吟唱,一开始,她还以为是窗外路人,一番查看之后,她发现歌声是从卧室传来。她来到卧室门口,看到丈夫翕动的嘴唇。“我一看就知道他醒了”,谷文瑞说,她发现丈夫原本浑浊的双眼,睁得又大又亮。她很多次跟别人讲起当时的情景,“我没有流眼泪,也没有很激动,我只是觉得舒了一口气,心里说了一句‘你终于醒了’。”

这个故事是从一段美丽爱情开始的。在《射雕英雄传》热播的年代里,像靖哥哥一样的他,遇到了生命中的黄蓉,开启了一段良缘。这又是一个厮守的故事。当丈夫遭遇车祸成了半植物人,妻子放弃工作全身心地照顾他,使他重新站了起来。这更是一个充满“奇迹”的故事。整整6年多,妻子在床头放置一台播放机,每天循环播放丈夫最喜欢的《涛声依旧》,唤醒了丈夫。这,是新沂一对铁路职工夫妻的故事……通讯员 吴迪

每天大部分时间,谷文瑞都陪在丈夫身边,帮他做康复训练,操持着家务。丈夫因脑部受损,记忆主要停留在受伤前,当听到谷文瑞说他们就是郭靖和黄蓉时,丈夫高兴地连连点头,并用力拉着妻子的手。“醒来后,他很少唱《涛声依旧》,如今已经唱不全了”,谷文瑞说,但她仍然保留着那台给他们生活带来希望的播放机,对于今后的生活,她觉得就应该像歌中唱的那样——涛声依旧。

幸运的是,回到新沂后,恰逢新沂铁路医院成立了苏北首家康复科。在医院里,丈夫得以接受系统科学的康复训练,而谷文瑞则在单位照顾下,办理了停岗手续,每天往返于家和医院,开始全身心地照顾丈夫。

尽管癌症早期发现会为治疗争取更多的时间,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必要做全癌种的早期筛查。

还有更惨的是,买着买着,我的股票不见了!这不,今年以来就有*ST上普、海润光伏、众和股份、华泽钴镍、*ST雏鹰、*ST华信、*ST大控和长生生物、印纪传媒和A股“拜拜”了……

第二招,对于炒高的股票,不要盲目追高,购买时千万要谨慎。许多被炒高的股票,哪怕不爆雷,其股价也有个价值回归的过程,如果再碰上爆雷,那损失可真惨不忍睹了。哪怕好公司的股票,股价炒高之后,也会有回调的时候。

那么,对普通投资者来说,如何才能避免这些“坑爹”股?万一不幸踩雷碰到了“坑爹”股又该如何自救?申万宏源证券投资顾问李青给投资者支了三招。

这是一项有前途的技术,只是不宜过度产业化。如适度引导,会吸引一众新科技公司探寻癌症发生发展的奥秘。

12月2日晚间暴风集团出了一则“奇葩”公告: “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此外还有4.7亿元的转让价款、违约金等着公司去支付。这则公告,恐怕要让公司的6.8万名股东欲哭无泪了。不过,股价从300多元跌到3元多,估计大部分股东的眼泪早已经哭干了。

“早筛的产品,没有一上来就是完美的。”泛生子基因CEO王思振对《财经》记者分析,早筛产品若走到商业化那一步,其参数应随着数据增加而不断提高,可以期待严谨,但不会是完美,否则花费时间更长、更晚上市。市场机会和时间成本也很重要。

就像《神雕侠侣》中的黄蓉,谷文瑞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古灵精怪的活泼女孩,她变得安静而稳重。每天早上,她打开丈夫床头的播放机,舒缓、优美的歌声流出来,她擦拭着丈夫的脸庞,旁若无人地跟丈夫对话。谷文瑞说,医院很多人曾好奇,从没有见她哭泣甚至沮丧过,就像她事先知道丈夫何时要醒来一样。

乐视网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2017年亏了137亿,2018年亏了41亿,今年前三季度又亏了102亿,从“创业板第一权重股”变为“创业板亏损王”。

一些基因检测公司的产品,针对健康人群,号称可检测癌症等多项健康指标,实际上是广泛的预测,结论是诸如甲状腺癌、胰腺癌等的发病风险是百分之多少,或超出平均水平几倍。这在医生和专业科研机构的眼中,没有多大价值。

在界定高危人群时,除了年龄,还要依照不同病种的特征。例如,以病因学发现的证据来看,乙肝病毒感染者可筛查肝癌,幽门螺旋杆菌感染者可筛查胃癌,家族性肠道息肉、便潜血可筛查结直肠癌,吸烟或职业暴露、化学有害物质接触者,可筛查肺癌。“针对不同癌症应使用不同的量表,评估这一癌症的高危风险。”陈万青说。

与此同时,自1993年以来,韩国的甲状腺癌人群病死率却没有明显变化。

传统的手段是医学影像,它的局限则在于,很难观察到极早期的小肿瘤,检测出来的多已是癌症中晚期。因而,将癌症合理筛查并扼杀在早期,这被视为一个机会,也是科学家和产业界合力追求的一个美好愿望,引来诸多新科技公司,试图抢占研发优势。

这也是广谱基因检测饱受诟病之处。药物与治疗手段远不能针对每一种基因突变,达到药到病除的效果。癌症早筛的发展,必须配合以药物、医学的发展,才能实现对患者真正有益。

癌症早筛的市场足够诱人,于是体外诊断、器械、AI公司,乃至跨境医疗机构蜂拥而至,却没有一家形成强悍的技术壁垒。企业为快速成长各寻出路,扩展筛查癌种,甚至提出全癌种筛查。然而,已有的案例表明,并不是所有的癌种都有必要早期筛查、早期诊断。

“这类筛查结论出来后,受试者反而会一直生活在担忧中。”陈万青说,早筛应该做,但应该基于对癌症的科学认知。

紫牛新闻记者看到了当期节目录像,听完这对夫妻故事后,毛宁走到台上,电话里,他和鲍铁军一起,合唱了《涛声依旧》。其间,毛宁数度哽咽并擦拭眼泪,歌曲唱完后,他不断鼓励两人,并称“能尽我一份力,能用歌声去抚平一些伤痛,我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心满意足了。”

北京市卫健委老年与妇幼健康服务处回应《财经》记者,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对北京市2008年-2009年“两癌”筛查进行卫生经济学评价,结果显示,该项目使家庭和社会减少约4亿元的医疗费用;医疗费用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比未经筛查的家庭减少三分之二,有效降低患者负担。

紫牛新闻记者 马志亚

两人的结合,像极了《射雕英雄传》的故事情节,谷文瑞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刚进入单位时,性格活泼、古灵精怪。鲍铁军为人憨厚、不爱说话。在射雕剧热播的年代里,靖哥哥和黄蓉影响了很多青年男女,当时谷文瑞身边有很多追求者,而她偏偏喜欢上了内向,甚至有些木讷的鲍铁军。

上周末,暴风集团再创收盘新低,报收3.17元。而4年多前刚上市的时候,这只股曾拉了35个涨停板,包括连续29个涨停板。但在创下327.01元的历史最高价后,暴风集团的股价就开始一路狂泻,短短4年半时间,股价从300多元跌到现在3元多。按复权价计算,跌幅达到97.44%,也就是不到最高价时的3%。

“树倒猢狲散”,作为暴风集团合作审计机构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也不干了,声称自己“2019年报审计业务繁重”,在11月底推掉了暴风集团的审计业务。

鲍铁军和谷文瑞曾是一对“神仙眷侣”。

《涛声依旧》里诉说的是一份历经沧桑后的淡定和从容,一如鲍铁军谷文瑞16年来的生活。

医院、体检机构、保险,是癌症早筛项目普遍期待的埋单方。

看着丈夫睁大的双眼,谷文瑞觉得他会很快醒来。在医院里,她每天一遍遍呼唤着丈夫,但是悲观写在了医生的脸上。经过一段时间后,医生劝他们出院,“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醒来,你照顾他的身体吧,不要让身体机能退化萎缩”。

各种各样的鼓励让谷文瑞对丈夫身体更有信心,惊喜也纷至沓来,原本卧床的丈夫很快就能下床,渐渐地,他能用拐杖独立行走。“他拿汤匙吃饭也是发生在不经意间”,谷文瑞说,有一次我端来饭菜,想回去盛碗汤,返回后发现他已经自己拿起汤匙了。

也正因复杂,基因检测筛查早期癌症一旦商业化,成本控制颇具挑战。周珺坦言,公司在癌症早筛上预计研发投入在亿元级别,但希望最终定价对患者、高危人群都是可接受的。

谷文瑞最骄傲的是女儿的懂事。“她遗传了爸爸的性格,遇事平静稳重”,谷文瑞说,丈夫出事时,女儿刚上六年级,她只得拜托老师多关照,10多年来,孩子就是靠着自己努力,一路往前行。今年4月底,女儿打来电话,她已通过考博面试,即将开始博士学业,“她没让我操过一天心”。

那段时间正值非典时期,丈夫参加抗非典任务,已连续几天没回家。4月的一个晚上,谷文瑞接到丈夫的手机打来的电话,通话人却是警察——“鲍铁军出事了”。

上市时曾创造过神话的暴风集团,最近又创造了一个“神话”。

一些高发癌症的筛查已在特定人群中进行。例如,北京市从2008年起启动女性“两癌”,即宫颈癌、乳腺癌免费筛查,截至目前完成200余万例筛查,检出两癌及癌前病变7000余例。宫颈癌及乳腺癌早诊率分别为95%、70%。2009年起,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农村妇女两癌检查。淮河流域上消化道癌早诊早治、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农村上消化道癌症早诊早治项目也在进行中。

每天都看到谷文瑞在病房里呼唤丈夫,护士有些心疼,她建议播放患者最喜欢的音乐试试。

医生们没有寄希望于所有的癌症都发生在高危人群。癌症的病因复杂,有些人没有任何的不良生活习惯,但也患癌。因此,现有研究希望尽量把高危人群定位得更准确。如在美国、英国等传统的结直肠癌高发国家,相继在人群中推广这一癌种的筛查项目,近年来发病率基本保持稳定,或呈现下降趋势。

“跟毛宁合唱时,他基本说不了话,但是却能断断续续将歌唱完”,谷文瑞说,当时丈夫拉着她的手,一直很用力。

甲状腺癌具有惰性生长的生物学性质,即使发生了局部淋巴结转移,复发率和死亡率都极低。甲状腺癌发病率持续升高,而死亡率却保持稳定,这类特殊现象即为“过度诊断”。

谷文瑞说,她曾在网络贴吧的毛宁吧中分享了这段经历,一下子引来了众多网友和毛宁粉丝的关注。毛宁在无锡一次演出过程中,还曾通过网友辗转联系到她,并在电话里鼓励了她,毛宁说,一定要邀请你们夫妻参加自己的演出。到了2011年,中央电视台邀请毛宁作为《欢乐英雄》综艺节目的嘉宾,节目编导得知夫妻俩的故事后,第一时间邀请两人参加节目。“他醒来后,身体恢复很快,但当时还无法承受长途旅行的负担”,谷文瑞说,在编导强烈要求下,改为现场跟毛宁电话连线。

“做癌症筛查有两个目标,一是因这个癌症可能致命的那些人,能够控制得好;二是,健康的那部分人一直健康。”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癌症早诊早治办公室主任陈万青对《财经》记者说。但是现在,走出实验室的癌症筛查准确率未必理想,而测出有癌症风险的人群,如何干预才是合理的,并不明确。

她和他:像黄蓉和郭靖一样的爱情

为照顾丈夫,谷文瑞16年前就从单位停岗,每个月夫妻俩只能拿到基本工资。虽丈夫医药费大部分都有保障,但为应付长期康复训练的开支,谷文瑞养成了新的生活方式。她和丈夫原本都来自衣食无忧的家庭,年轻时的谷文瑞爱美、追求时尚,自从丈夫出事后,她几乎没给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平时的生活开支中,她尽量保证丈夫的营养,自己则“凑合”一下。

谷文瑞平静的叙述中,掩盖不了生活的清贫,她居住的房子房龄超过30年,是夫妻结婚时单位分配的福利房。房屋外墙斑驳、脱落,楼道窄小灰暗,谷文瑞家中的各种摆设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生产的,家具老旧,冰箱、灯具看起来像是“古董”……

看看A股的“坑爹股”有多少

和瑞基因CEO周珺告诉《财经》记者,从技术根源看,二者观测的对象有相似之处,都通过在外周血观测游离DNA的特征来进行分析。但NIPT观察的是母亲血液中胎儿的游离DNA,重点观察染色体的数量有没有异常变化;癌症早筛观测外周血中肿瘤的游离DNA,还需要综合除DNA外的蛋白表达等多类指标,尽可能从高危人群的血液里捕捉到肿瘤释放出来的极少信息。

郁闷的案例也有。甲状腺癌的早筛,在韩国是一个相当失败的案例——1999年韩国政府启动全民肿瘤筛查项目,虽然甲状腺癌不在其中,但不妨碍医院和民众自费增加筛查。随后的十年里,韩国的甲状腺癌人数快速增长,到2011年,韩国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已经达到1993年的15倍,一举成为全球甲状腺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

中石油、乐视网、獐子岛

让股民们不省心的还有獐子岛,2014年亏了近12亿,理由是遭遇“冷水团”,虾夷扇贝全部都“跑路”了;2017年又亏了7亿多,这回“解释”说扇贝们被“饿死”。今年一季度亏了4314万,理由依旧是“扇贝跑路”。

现在,谷文瑞每天帮助丈夫进行康复训练,其乐融融。

中国石油就不用说了,这家上市当天创下48.62元历史最高价的“亚洲最赚钱公司”,上个月刚创下5.49元的历史新低,留给股民的是深深的伤痛: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手术后的鲍铁军陷入了半个多月的昏迷状态。无奈,他被转到徐州二院,1个多月后,鲍铁军终于睁开眼睛了。然而,谷文瑞发现,丈夫只是睁开了眼,身上没有任何知觉——他成了半植物人。

丈夫患病后,家里最大的开支是康复训练费用,虽花销很大但从没向别人借过钱。夫妻俩并不是没人“援助”,特别是2011年参加央视节目后,她一度应付不了全国各地的网友和好心人。“那时候,每天都有人联系到我,要求资助”,谷文瑞说,还有几名素不相识的人,专门赶到新沂,要求捐助,“我一一谢绝了他们”。谷文瑞讲述经历时,不时露出笑容。她无意中透露自己戴着假发,原来,长期的高负荷劳作中,她的头发早已成片脱落,形成一块块的斑秃,生性爱美的她只能用假发遮盖。不过,丈夫鲍铁军的头发却有着同龄人少有的乌黑浓密,而整齐的发型也是妻子每天精心料理的结果。

“比如,同样从一张卫星地图分析信息,NIPT只是判断中间有一条河有没有改道,比较宏观;肿瘤早筛,可能要判断这张图里下水道是不是跟规划的一样,有没有变化。肿瘤早筛关键的技术难点是寻找其中的细微变化。”周珺说。

“死亡率变化不大,说明这个癌种很多人被检出,但是并不致命;而致命的那部分人,后期干预的效果也不是很好,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陈万青说。

前列腺癌在欧美的早筛也有积弊。欧洲的大型研究已证实,以前列腺特异抗原为基础的前列腺癌筛查,虽然可以降低前列腺癌死亡率,但是会造成过度诊断、过度治疗。美国一项7万多人的研究显示,每年筛查PSA与不筛查相比,死亡率都很低,二者没有显著差异。

基因癌症早筛产品希望做到的,一是在医学影像还不能观察到明显肿瘤时,使用基因产品能够明确测出;二是做到比传统的筛查方法准确度更高、漏诊率更低。这都有赖于临床试验数据的扩充,以及技术平台的进一步完善。

韩国甲状腺癌患者激增,正是来自筛查率的提高。这一结论也被韩国政府的一项社区健康调查证实。

在医院康复训练3年后,鲍铁军被接回家休养。谷文瑞早已学会了基本康复训练方法,每天的生活一如在医院。

涉足癌症早筛的基因检测产品,目前均处于在研阶段,尚不能独当一面。肝癌、结直肠癌是正在摸索的主流方向。有投资机构人士判断,仅以目前的技术水平,这类产品实现商业化预计价格在万元左右。又要测得准、又要成本够低,其中的平衡之道是各家公司都要面对的商业化难题。

两次开颅手术,鲍铁军终于跑赢了死神。

2018年一项美国研究显示,接受了广谱基因检测(30种以上)的肺癌患者,与只检测EGFR和ALK这两种特定基因突变者相比,12个月的生存率没有显著差异。原因之一在于靶向药有限,基因测序的能力超出了能提供治疗的能力。

治疗的手段之一是甲状腺切除。美国这一手术从1996年到2006年间上涨了60%,但切除甲状腺可能会带来并发症,主要是甲状旁腺损伤、喉返神经损伤。而且,切除甲状腺的人群必须在余生采取甲状腺素替代甚至抑制疗法,这一治疗本身就有健康风险和额外开销。

癌症早筛首先应界定高危人群,依据已有的国内外临床研究经验,进行有针对性的筛查。比如以年龄界定,总体来说年轻人得癌症的概率低,如果不是特定遗传或感染人群,做癌症早筛的必要性就不大。

这个神奇的瞬间,曾在网络上引发大量关注。

这样的平静在2003年一个夜晚被打破。

“我就是看中了他身上的稳重和踏实”,谷文瑞说,两人走到一起后,当时就有人戏称两人就是“郭靖”和“黄蓉”。婚后的生活平淡而幸福,两人都在铁路系统,鲍铁军就像靖哥哥一样呵护着妻子,很快女儿降生。

暴风集团的这一幕,对A股市场的股民可以说是似曾相识,不少股民恐怕还踩过“雷”。

“黄蓉”全身心照顾“靖哥哥”,坚信“奇迹”会发生

与暴风集团同在创业板的乐视网就不用说了,这家曾经的“创业板第一权重股”,市值从1500多亿跌到60多亿,只剩下4%多一点,已于今年上半年被暂停上市。

丈夫醒来,这是谷文瑞每天都盼望,并且坚信的事。可是,回到家中,她要面临的现实问题,是要每天24小时的照顾。她牢记医生的话——康复训练一天都不能落下。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STF)2017年的推荐声明与1996年一致,重申反对应用颈部触诊和超声对无症状人群进行甲状腺癌筛查。

癌症早筛能否节省医保资金、提升公共健康,卫生经济学研究正在开展。陈万青分析,癌症筛查不能只参考第一年的卫生支出。大部分人检测了一遍后,第二年就没必要再查,尽管一开始费用高,但综合考量,部分癌种是省钱的。

尽管近年来企业聚集于此,但癌症早筛的技术原理并不是新的,与已经广泛商业化的无创DNA产前检测(NIPT)相比,在技术上相通。

“奇迹”真的发生了,让著名歌星毛宁数度落泪

早筛相对有效的癌种,以结直肠癌、乳腺癌、宫颈癌、上消化道癌比较明确。效果最好的可以说是结直肠癌,多数早期患者可以治愈,五年生存率达到 90%,而晚期则不足10%。

赶到医院后,鲍铁军已被推进了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民警表示,他遭遇了车祸,是在路边被人发现的,头部严重受伤。当时因路面监控覆盖不足,也没现场目击者,至今都无法确定事故原因。

婉拒各种资助 涛声依旧中的从容

谷文瑞在帮助丈夫进行康复训练。

暴风集团再创“奇迹”

第一招,回避有问题、有争议的公司。“许多‘坑爹’公司并不是一下子爆雷,而是爆雷前就会有一些负面消息,这时上市公司又会进行辟谣。但许多散户往往抱有侥幸心理,或者一种博傻心态,结果错过了出逃的好机会。”乐视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鲍铁军的左侧颅骨在动开颅手术过程中被切除,脑袋左侧空了一块,只剩皮肉支撑着,谷文瑞在丈夫躺下后,就要时刻注意他的头部,防止挤压到左侧。住院期间,医生每天给鲍铁军做两次康复训练,谷文瑞跟着医生学习,掌握了基本的训练方法。至于对丈夫身体的照拂,她安排得就像火车时刻表一样,每天两遍擦洗、按摩,每天不同的营养餐,侍候丈夫大小便。鲍铁军卧床后,他身上从来没出现过褥疮,更没有任何肌肉萎缩的痕迹。

一个共识是,癌症早筛的技术进步,必须配合医学对肿瘤认知的深入,才能使患者真正获益,走出早筛迷途。

这显示出目前癌症筛查的无奈。使用肿瘤标志物以及一些生物指标,加之医学影像,肿瘤早筛的准确率还是不足,病人漏诊及健康人被误诊时有发生。

在公司组织的一次年度体检中,沈安拿到结果,感到疑惑不安。因为在肿瘤标志物检测一栏中,“CA19-9”一项的数值略高于既定的标准值。但不明白这是什么,自己也没有什么不适症状。

还有创下了A股主板最高发行价(90元/股)的华锐风电,上个月股价再度跌破1元,现在仍在1元附近挣扎。

在医生的眼里,CA19-9这项肿瘤标志物有些尴尬——良性、恶性疾病都有可能引发CA19-9数值升高;也有一部分人该数值较高,但无法查出任何疾病。沈安询问后,医生给出的建议是,若无症状就可忽略此项。

可机会一旦被过度炒作,就会走到另一个极端,成为伪需求。

中国的同类数据尽管不多,但结论也与上述经验一致。一项常州市金坛区2003年-2014年甲状腺癌患者的研究显示,手术与否对患者生存质量等级几无影响,积极的手术治疗并未显著改善甲状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

在中国,也有学者呼吁,目前的现状反而是前列腺癌筛查不足, 表现出来的就是高比例患者初诊即是晚期转移。但PSA为基础的筛查过于单一,以至于欧洲前列腺癌筛查随机研究在检出的前列腺癌中,72.2%是低危前列腺癌。引入综合指标评判,被认为可减少那些无意义的前列腺癌检出,以减少过度诊断。

第三招,碰到突发的爆雷事件,股价出现异常的时候,投资者要及时止损。一般爆雷股,前面一二个跌停板换手率往往比较高,这时候出逃的可能性比较大。等投资者形成共识,连续“一”字跌停的时候,换手率很低,出逃的机率就很低了。但许多散户要么后知后觉,要么鸵鸟心态不愿面对现实,结果是损失持续扩大。如果是好公司,卖出以后还是可以再买回来的。

丈夫的醒来,是在6年后。

事情起因于今年7月份。7月28日,暴风集团突然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老板被抓,公司顿时乱成一锅粥,公司高管甚至证券代表一个个辞职。目前暴风集团已没有一名高管。

獐子岛成了戏精,“扇贝跑路”成了其固定戏码,网友戏称他们的扇贝为“旅行扇贝”。股民怒了:“骗我可以,注意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