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需要怎样的用工方式

2020年10月22日 Off By quoitpits.com

【建筑市场劳务用工调查②】农民工需要怎样的用工方式?

青岛某工地上,夕阳下,建筑工人结束一天的劳动,收工回家。

像这样规范用工的制度正在逐步完善。2014年底,人社部、住建部、原国家安监总局、全国总工会制定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业工伤保险工作的意见》明确指出,针对建筑行业的特点,建筑施工企业对不能按用人单位参保、建筑项目使用的建筑业职工特别是农民工,按项目参加工伤保险。截至2018年末,辽宁省农民工参保人数达64.9万人。有了制度的护航,劳务用工方和农民工在面临工伤意外时都会有一份保障。

2016年,刘涛跑路之前经常换车。许广福觉得刘涛肯定是赚到钱了。一次酒桌上,刘涛无奈地说,换车是因为拿车去抵押办贷款了,又买车,是为了跑项目充门面。建设单位经常拖欠工程款,拿不到钱只能押车押房借贷款,高额的利息把刘涛的利润压缩得越来越少,有时甚至亏本。最后,资金链断了。

这些年,刘涛介绍的活儿时好时坏,但终究是因为刘涛,许广福的收入基本没断过。娶妻盖房时,刘涛借给他5000元装修费;女儿出生时,刘涛给他包了个大红包。经刘涛介绍到沈阳、大连工作的农民工达400人。正是他电话本上积攒的人脉,让众多农民工有了工作,养得起家。

另据楚天都市报消息,今晨7点,长江汉口武汉关水位到达27.30米的警戒水位。

此前建筑市场分散、灵活的劳务用工方式,让大批农民工找到了工作。同时,由于行业用工不规范,监管不足,致使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易被侵害。

许广福知道,刘涛每次都会扣下一两成的工钱,他不是没想过自己找工作多赚点钱。一次他进城独自找工作,职介所要500元中介费,他没舍得。打听到一家工地招人,他直接跑去,聊了10分钟就被客气地请了出来。原来项目工地招的是有编制的管理人员,不养工人。而工程都分包给了包工头。只有找到包工头,才能在建筑市场找到工作。

发展量子科技,会不会跟发展芯片一样遇到国际上的“卡脖子”技术?北京大学兼职研究员陈剑豪表示:“量子科技国际上‘卡脖子’的技术较少。比如我2012年回国加入北京大学量子材料科学中心,我们一直做量子的研究。我们联合北京量子院进行了量子点量子计算的攻关,量子点量子计算这个技术在国际上发展起步比较慢一点,但有它的好处,首先温度要求不高,在1K以上也能工作,所以很多国际上的‘卡脖子’技术卡不到我们。现在国家对量子科技很关心,对科研人员关注,从资金、技术到评价体系,还有产学研的结合都非常给力,相信能够做出很有用的成果去服务国家、服务人民。”

2005年,原建设部提出3年内逐步取消建筑劳务领域的包工头,农民工将基本由具有法人资格的劳务企业或其他用工企业直接吸纳。2016年开始,多个省市明确取消劳务资质。这意味着劳务用工趋势是以专业作业的企业为主,逐步实现建筑工人公司化、专业化管理。

台湾一介海岛,是典型外向型经济体,大陆则是台湾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地。数据显示,台湾对大陆的贸易依存度高达41%,大陆是台湾最大、最对口的市场,也是水土最合的发展腹地。台湾中药九成来自大陆,汽车零部件来自大陆,农渔民旅游业者收入依赖大陆,两岸经济密不可分,怎可能切断?

北京量子院超导量子的科研带头人于海峰表示:“量子科技正迎来高速发展的时代,第二次量子科技革命的序幕已经拉开了,由被动的观测转到主动的调控,国内外现在基本上技术同步。作为青年科技工作者我们要不畏艰难险阻、勇攀科技高峰,在量子科技领域要敢啃硬骨头敢打硬仗。”

刘涛跑路后,许广福通过同乡的介绍,和施工队里8人,先后与沈阳4家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了合同,一年一签,由劳务派遣公司联系项目部派活儿。“现在签劳务合同已经比之前跟着包工头干心里踏实多了,我们有了社保,出了事有保障,也不再担心欠薪问题了。但我最希望的还是能直接跟用人单位签劳动合同,这样我就是那个公司的人了。”许广福说。

不规范的劳务用工一旦出了事有的难追责,有的受牵连

对于量子科学的“顶层设计”,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薛其坤表示,量子科技发展一百多年了,应用也非常广泛,目前正在迎接第二次量子技术革命。我国实施科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正在做“十四五”规划,北京地区从事量子科学的科学家应该好好把握机会,配合相关部门做好部署,争取在未来5到10年内肩负起国家量子科技发展的重任。

劳务用工让农民工出村找到活儿干,但会扣下部分工钱

如何在量子科技领域加快发展?于海峰表示:“在量子科技领域,人才队伍是关键:一方面需要善于统筹的领军人才;另一方面需要敢闯‘无人区’的青年人才,要尊重科学规律,不能冒进,让各类人才要坐冷板凳,把创新做到极致,让青年人才心无旁骛做好科研。”

刚到沈阳工地上,他给刘涛打下手,每月赚400元。过几年成了大工后,每个月就能拿到1000多元。有了稳定收入,他结识了如今的妻子,刘涛还是两人的介绍人。这么多年,许广福夫妇和30多名老乡跟着刘涛辗转在10多家工地干过活。刘涛拖欠过工钱,最长的一次10个月才结算。

“过去的包工头和现在的劳务派遣公司与农民工之间都是劳务用工关系,未来随着建筑市场各项政策监管日趋完善,用工方式也会更加规范,劳务用工最终会走向劳动用工。”郝红宾说。

让劳务用工变成劳动用工,切实维护农民工权益

清华大学姚期智讲座教授段路明说:“在量子科技领域下好先手棋,我国科学家要把握住第二次量子革命的机遇。第一次量子革命已经对人类产生了非常重大的影响,我国第一次量子革命起到的作用较小,第二次量子革命正当其时,量子领域每一个人都大有可为。在这个技术大规模应用之前,我们就要积极做好基础研究,未来一定会取得重大突破。”

工程款由建设单位、总承包商、分包商、包工头到农民工,包工头是农民工上游直接的纽带,成为了欠薪矛盾集中爆发地。

要尊重科学规律,心无旁骛做好科研

中国科学院大学卡弗里理论科学研究所所长张富春教授说:“在战略布局上,中国科学院成立了国家实验室,支持北京、合肥地区量子科技的发展,最近几年也取得了一些比较前沿的重大成果,特别是在量子计算突破方面。我国发展量子科技,在量子计算、量子器件、材料方面有很多优势,很多研究走在了世界前列。”

农民工希望的是劳务用工变成劳动用工,可以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受了工伤有法律保护,不再被欠薪困扰。而随着国家各项政策的陆续出台,建筑市场劳务用工正在逐渐规范,农民工的权益也得到了更多保障。

一切都是“台独意识形态”作祟。民进党当局上台后,强行推动“经济新南向”政策,乞求与美国签署FTA,拒绝“一带一路”坐失良机,桩桩件件重伤台湾竞争力。结果呢?“新南向”沉沙折戟,台对东盟出口占比降至10年最低,FTA被美国几次断然拒绝一再落空。而今,绿营和民进党当局不但不反省,还变本加厉谋求与大陆“经济脱钩”,怕是没尝够苦果的滋味。这些小动作不仅无法对抗市场规律,更无法扭转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的大势,只会加剧台湾经济“失血”。

《201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我国现有建筑业农民工达5437万人。这5000多万农民工之前大多通过劳务经纪人在建筑工地上找到工作。他们对不规范的建筑市场劳务用工心情复杂:灵活的劳务用工方式让他们能很快找到工作。与此同时,部分劳务用工方违规承接项目,将风险转嫁给农民工并拖欠其工资,让他们饱受欠薪困扰。那么,农民工需要怎样的用工方式?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武汉市气象台微博、楚天都市报)

事实上,台湾要想摆脱“闷经济”,关键在于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如果台继续推动两岸经济制度化合作,促成“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上路实施,并与大陆商谈洽签“货物贸易协议”,岛内各行业尤其是仍较有竞争力的现代服务业就能更充分利用大陆广袤的市场,实现自身发展壮大,并可提供更多高薪优质岗位,改善岛内民众实质薪资增长停滞的结构性困境。

“需要在共享的机制下,与国外开展更好的合作。”薛其坤说:“科学家面临很多问题是人类下一代信息技术的共同问题,这些方面可能有一些竞争,更多的竞争是产业上的,但在量子的科研上,可以加强合作。”

(本报北京10月19日电 本报记者 袁于飞)

与大陆“经济脱钩”后的巨痛,台湾无法承受。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对台湾经济冲击已日渐显现。旅游业跌至谷底,无薪假成岛内“热词”,农产品滞销,民间消费大幅压低。“闷经济”在台湾持续发酵,民众叫苦不迭。然而民进党当局不管不顾,花样翻新搞“两岸经济脱钩”,一意孤行将台湾民众的整体福祉拖下水。

在顶层设计上“下好先手棋”

资本嗅觉最灵敏。台商青睐大陆,不仅因为大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更因为大陆是目前疫情控制最好、运作最早恢复正常的经济体。反观美国,深陷疫情泥沼,经济遭受重创,日本、欧洲疫情也几度反弹,经济萎缩创纪录。显然,台湾要想改善与发展经济,必须倚靠大陆市场,“脱钩”纯粹是个伪命题。

刚刚回国的青年科学家常凯说:“加快量子科技的发展,青年科学家要把自己的工作融合到量子科技发展前沿,融合进国家需要,要做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准备,要做到产学研结合,比如在仪器方面跟企业合作,自主研发。”

9月17日,41岁的黑龙江绥棱县农民工许广福来到辽宁省沈阳市许兄弟大厦,向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咨询签订合同的相关事宜。他之前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马上就要到期了。包工头刘涛跑路后,他不再通过劳务经纪人找工作,而是通过劳务公司派遣到建筑工地上干活。

“法院判我们胜诉,可他家里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没有能抵债的东西。”许广福说,被拖欠的工资6.8万元,是用来给女儿上大学的钱。许广福花了两年时间打官司,每次提起这事,他都愤恨不已。

2019年7月1日施行的《政府投资条例》明确要求政府投资项目不得由施工单位垫资建设。上海段和段(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宇平表示,这意味着阻断了包工头铤而走险、转嫁风险给农民工的机会。“比方说,包工头承接一个包工包料的工程,前期垫付购买材料的资金巨大,往往求助于民间借贷,一旦资金链断裂,农民工的劳动报酬便同时打了水漂。不让包工头垫付项目,也是保护包工头不会成为受害者。”孟宇平说。

“无论是以包工头雇佣还是劳务公司派遣的方式用工,关键是让劳务用工变成合法合规的劳动用工,让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依法保障其权益。”辽宁百联人才管理公司总经理郝红宾解释说。她认为,以前包工头恶意欠薪、农民工出了工伤后纠纷难以解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这个职业的监督和管理不足,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建筑市场劳务用工不规范。

不完善的建筑市场劳务用工方式让包工头这一环节承担了大量的用工风险。2019年3月,住建部和人社部制定并实施的《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建筑企业与农民工先签订劳动合同后进场施工。在这之前,因为未缴纳工伤保险,农民工出了意外,包工头赔得倾家荡产的大有人在。

刘涛是许广福的入行师傅。2002年,23岁的许广福在老家靠打零工赚钱。刘涛以前是村里的木匠,带着老乡到沈阳打工,跟他一起出去打工的3个妹夫都赚到了钱。出名后,附近几个村的人都找他介绍工作,刘涛就成了“刘头儿”。他到每家都会掏出一个电话本、一个计算器,这边打电话联系项目工地派活儿,那边跟农民工算好工钱。那年,许广福的父亲突发脑梗,家中断了收入,他托人找到刘涛。

“量子科技发展还要促进产学研的深度融合和协同创新。”于海峰说:“比如超导量子计算,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进入到科学工程化了,单一的高校实验室或者研究所的实验室不太适合发展,需要一个比较大的团队在整合材料科学、微纳米加工、低温微波工程、软件、电子学仪表方面,需要协同攻关,让企业参与,谷歌和IBM的成功就是这方面的典型范例。我们也要跟优秀企业协同攻关,进行量子计算机的研发。”

那么问题来了。两岸“经济脱钩”,可能吗?台湾的要素资源结构决定了经济发展必然与大陆紧密联结,试图与大陆“脱钩”无疑是“疯狂而危险”的自杀行径。

北京量子院杨仁福研究员说:“我是从事量子精密测量研究的,三个量子方向,计算、通信、精密测量,可能跟应用层面接触比较紧密,尤其量子精密测量,很多设备仪器跟产业化转化更紧密,产学研成果转化很重要。我们的经验是尽量布局一批专利,尽量把我们的创新方案以知识产权的形式保护起来,比如原子钟、磁力仪,国外已经布局了专利,买国外产品他们是有专利保护的。我们也要在研究基础上布局一批专利,进行成果转化,走向应用。希望专利相关部门在产学研方面对量子科技发展给予大力支持。”

“包工头没身份,平时没人管,出了事有的难追责,有的受牵连。”许广福说。这些年他遇到过肆无忌惮的包工头,张鑫就是其中一个。张鑫经常以活干得不好为由克扣农民工工钱,农民工敢怒不敢言。2014年,张鑫拖欠40万元工资去周转资金,农民工实在没法子报了案,张鑫逃跑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判处1年有期徒刑。

长江委官网显示,近几日来,长江武汉段水位持续上涨。7月6日11时,长江汉口站水位到达26.96米;17时,升至27.10米;21时,再度爬升至27.17米。7日凌晨1时,达到27.24米,清晨7时到达警戒水位27.30米。

(应采访对象要求,部分为化名)

但遗憾的是,民进党当局的政治操弄,阻止两岸经贸交流惠及更多台湾同胞。岛内工商界担忧,两岸如果“脱钩”,疫情过后台湾经济形势一定更严峻。他们奉劝民进党当局,错误又无知的“脱钩论”,真的不要再唱了。

在量子科技领域要敢啃硬骨头敢打硬仗

许广福的希望也正是建筑市场规范劳务用工的发展方向。据郝红宾介绍,劳务用工是就劳务的提供与报酬的给付所达成的一种用工关系,因关系不固定可规避用人单位在劳动保障管理以及劳动争议等方面的风险和责任。而劳动用工指的是企业与员工之间签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劳动者在工作条件、劳动保护、最低工资等方面都受到劳动法的保护。

提起刘涛,许广福内心五味杂陈。18年前,是刘涛给了他一张到沈阳的车票,带他走出林区,包吃包住,让他边干边学,成了木工,有钱娶妻养家。4年前,还是刘涛,拖欠他和妻子6.8万元工钱,消失至今。

“第一代量子科技我们很清楚了,以后会涉及量子通信计算和新的量子传感技术,我们不但要攻克一些科学难题,还要承担量子技术难题,最后还要推动产业化,真正为我们国家的建设、经济发展,还有国家安全作出贡献。我们要站在国家的角度,布局量子科技的科研、人才培养、产业发展,把自己的事业深深融入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强大之中。”薛其坤说,“作为北京量子信息科学研究院院长,我会更加努力与相关合作单位一起共同落实好国家重大专项,建设中国量子科技的战略力量。”

尤其在全球经济饱受新冠疫情冲击的背景下,大陆市场对台湾影响力更甚从前。今年上半年,台湾对大陆出口依存度上升到45%,1月到7月台湾对大陆贸易顺差高达700亿美元。台商投资大陆也明显增长,今年上半年投资金额31.7亿美元,同比增加52.49%,其中6月份赴大陆投资金额4.97亿美元,同比大增186%,说明台商均不愿错失大陆这个全球最大、最具成长性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