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女每次上学前一定要做这件事网友想爷爷了

2020年11月12日 Off By quoitpits.com

在你眼里亲情是什么?是牵挂,惦念还是贴心的温暖?

近日一段视频让大家再次感受到祖孙亲情的动人之处视频里爷爷和孙女之间有爱互动让网友直呼温暖又感动也勾起了大家对爷爷奶奶的思念和回忆↓↓↓

为何眼科医院尤其增长迅猛?民营眼科医院的竞争对手,不是公立医院,而是其他民营连锁,这是浩悦资本的观点。相比诸如心血管、神经等专科,眼科其实在公立医院是边缘科室,且服务项目局限,这就给民营眼科医院留下了改善体验的缺口。而且民营医院,在营销机制上更加灵活,管理体系上也能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易凯资本吴优,因为做投行业务,接触了不少财务背景的投资人,后者一上来就看财务数字。对此,吴优比较懊恼。像最近替一家海外眼科器械公司找买家,因为是亏损,报表上看起来不太好看,“投资真正想挣大钱,肯定是低买高卖。那什么时候能低买?肯定是这个公司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财务不太好的时候。”如果不静下心来去研究产品本身,怎么能捡到一个真正被低估的公司。

而相比单一的医院形态,品牌连锁能够加大用户认知,使复制成为可能。丹麓资本梁桥认为,眼科医院连锁具备相对高的可复制性,跟设备没那么复杂,以及对医生的要求没那么高有关,类似早期体检连锁的发展轨迹。“运营能力强的,可能数据就比较好。”

产品上市后,这当中的利润有多大呢?杨洋提到,材料成本不到10块钱,卖给医院500-800元,即使算上其他成本,利润也能达30%以上,然后医院再加价到2000元左右卖给患者。

也有网友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奶奶

公开资料显示,复星集团是一家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专注于中国动力的投资集团,深耕健康、快乐、富足领域,通过科技引领、持续创新,智造C2M(客户到智造者)幸福生态系统,为全球家庭客户提供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复星于1992年成立,深耕健康、快乐、富足三大业务,为全球家庭客户提供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2018年总收入达到人民币1,094亿元(约合美元165亿元),截止2019年6月30日,公司总资产达人民币6,815.1亿元(约合美元991.3亿元)。

成为股东的“心头好”之外,在二级市场上,爱尔眼科也受到一线基金的追捧。据公开信息,高瓴资本曾于2018年以接近市价,约70倍市盈率(P/E),认购了爱尔眼科10.26亿元的定增股份,又于2019年联合淡马锡,以股权转让的方式承接了爱尔眼科18.56亿元的股份。

华盖资本路宇记得,2017年看上北京的一家眼科医院连锁,盯了挺久,也谈得比较深入了。但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把尽调团队撤回。

天眼查App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8%,第二大股东为上海复星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但从现在来看,行业的过山车,来的很快。国内新医改大背景下,医院的利润受到挤压。2018年资管新规的出台,让资本瞬间进入寒冬,也冻死了一大批公司。2018年年底,市面上出现不少医院开始卖资产包。包括大型PE机构中信产业基金,也在出售旗下的医院资产,单独转让和打包的方式皆有。尽管后来值得玩味的是,中信产业基金协助爱尔眼科,收购其体系外的26家“爱尔系”医院,于2019年10月正式成为爱尔眼科的战略投资人。

确切的说,风开始刮是从2013年开始的。伴随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等政策的推出,民营医院数量开始增长,到2015年时民营医院数量反超公立医院,达到14518家,此后数量差距持续扩大。而民营眼科医院,从2013年的72家猛增到2018年的709家,增长近10倍。

爱尔眼科的董事长陈邦,和达晨财智总裁肖冰一见如故——都是“湘军”,是个蛮重要的因素。2007年,陈邦接受达晨投资的800万元,按两年后爱尔眼科登陆创业板的当日市值,达晨获利超30倍,也让后者一战成名。而在2016年,爱尔眼科以1.2亿元参与了达晨成立的基金,成为后者的LP。

对于高估和低估,投资人有更强的敏感度。投资,就是挣别人定价错误的钱。你投的项目被低估了,你赚,高估了,你就赚不着钱。但求稳妥的思路,也让部分投资人变得“短平快”。

相比TMT,医疗没有那么大的爆发性,而眼科服务在医疗领域中,因为同时连接医疗和消费需求,又是与TMT最有共通性的赛道之一。

叶子隆回忆,2018年下半年见了至少五十家投资机构,有些时候,白天几乎每个小时都在见投资人。状况也频出,有一次协议都签了,还是排他条款,结果到最后关头对方变卦,直接耽误了三个月。

但行业也很烧钱,比如研发需要的钻石车床设备,500多万一台,人工晶状体属于第三类医疗器械,从研发到临床一般五到八年,验证了稳定性,拿到国家的注册号,才能开始生产。

万圣节即将于10月31日来临,从9月30日起,部分内容(例如橡子)将从游戏中去除。从今天开始到万圣节的这一个月中,玩家将通过活动及物品装扮自己的小岛。

所谓风口,一定是有大玩家作为注脚的。这当中出现了诸如华润医疗、中信医疗等国有控股的资本玩家,也有凤凰医疗(后被华润医疗合并)、海航医疗(已破产重组)这样的民营医疗集团。有亲历此时期的创业者回忆,当时海航集团动用几十个亿,专门成立海航医疗,挖来同仁医院的院长、著名眼科专家韩德明做董事长,名噪一时。

这场寒冬,加速市场洗牌的同时,也考验着身处其中的每一位创业者。处于快速扩张的美尔目,按正常的融资节奏,钱应该是能到账的。但当时资本处于恐慌状态,基金也“自身难保”。

这一定程度得益于眼科赛道的市场潜力。眼科赛道为何会成香饽饽呢?“金眼科,银牙科”,首先就体现在利润率上。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数据,眼科净利润13%,约为专科平均净利率的2倍,居于各专科的利润率之首。

另一个充满万圣节气息的则是全新装扮!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天眼查APP信息显示,复星集团公开投资事件为183起。

据西安普乐的员工杨洋回忆,公司创始人是在2015年看准国产人工晶状体的市场空白,花10个亿买了专利成立的公司。后来创始人离开另起炉灶,投资人接盘。

这也使得眼科赛道具备持续的吸引力。在服务方向,诞生了近2000亿市值的爱尔眼科,即便如此,市场占有率仍不到10%,其董事长陈邦还喊出“二次创业,再战十年”的口号;器械方向,有爱尔康等巨头,且伴随国产替代趋势和集中采购的政策影响,创业公司正在迎来快速做大的机会;而创新药,则有做全球市场的潜力。

郭广昌强调,复星是一个产业公司,不是一个投资公司,我们所有收购和投资的目的是强化产业能力和为客户服务的能力,最终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

再次,复星将重点布局产业周期两端的项目,比如早期科技前沿方向的项目,再如能够帮助发展进入瓶颈后的企业进行突破的项目。

而后两任老板,则对市场过于关注,产品的创新力不足。“没有创新的东西在,这其实是挺悲催的一件事情,只能原地踏步。” 由于缺乏医院认知经验,公司曾错误估计临床实验的时间节点,“老板非觉得今年就能达到临床阶段,提前把销售招了,结果销售来了没产品,又把销售开掉了。”刘业强觉得追求市场估值的方式,反而让公司失去节奏。

临走前孙女还贴了贴爷爷的脸

天眼查APP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复星集团对外投资新增十几家公司。

分别时爷爷不敢直视孩子偷偷在屋里抹眼泪孙女也是连忙回过头祖孙俩都担心彼此看出不舍

被低估的创业者,则是大部分存在于科研机构,解决了一些核心的科学问题,但没有成果转化。吴优回忆,聊过的一家光机所,曾有过非常好的眼底检查设备,在技术上存在突破,眼科医生看过当时留的片子后,也评价很高。“但他们不知道临床的价值,那台机器就被拆了。”

眼科医院,目前华盖资本路宇还一家没投,他在等市场价格继续下调。赛道越是热,他越是警惕。热和赚钱是两回事,路宇让自己保持理性,“是机会吗?没赚钱,就不是资本的机会。”

成绩也相当显著。全国超500家眼科机构,全年营收100亿,毛利率近50%,净资产收益率(ROE)22.51%,是行业平均的近2倍——这是去年爱尔眼科的财报数据。围绕眼疾手术、视光服务、屈光项目等业务,爱尔眼科通过“参与-培育-收购”的并购路径,以及分级连锁模式,迅速成长为全球最大眼科服务集团,市值在10年间暴涨了30倍。

这家公司创始人的报价,比路宇的预期高了一倍左右。而且还有几家专业投医疗的基金,同时在做尽调。在对方的几经催促之下,由于估值商量无果,路宇按下了暂停键。“当时我们尽调团队还没撤,人家已经快签约了。”

虽然已经做到北京最大的眼科集团,美尔目眼科的创始人叶子隆,仍感觉遗憾。作为国内公认的白内障“四把快刀”之一,叶子隆于2003年便从同仁眼科出来创业,如今旗下8家医院,并于今年6月份获得光正集团的战略投资。

突如其来的“过山车”

其次用户基数大。据Frost&Sullivan测算,近年来民营眼科年复合增长率近20%,已超千亿市场规模,且未见天花板。白内障、青光眼这类疾病都是刚需,2020年我国白内障患者超1.3亿,在80岁人群中发病率70%-80%,促进了耗材如人工晶状体的细分赛道,以及落地到线下医疗机构的诊疗服务赛道。而我国近视人群近6亿,催生了诸如近视矫正和防控等消费型需求。随着老龄化,以及消费观念的改善,眼科市场将不断有增量需求。

华盖资本路宇认为,从资本的角度,眼科也很适合民营资本进入。因为眼科的市场化做的比较好,用户接受程度高,而且投资额度也不大。“一家眼科医院两三千万也可以搞上来一个,但你要投一家综合医院,500张床,1000张床,可能投资额就要涉及到几个亿了。”

视频里,孙女每次去上学

在他看来,前几年医院上市以后,在二级市场的表现普遍不太好,最主要的是上市都赚不着钱,资本开始更加谨慎。而医疗机构本身由于服务链条太长,管理复杂度高。“这也是很多大型地产公司现在在抛售,包括药厂在抛售医疗服务资产的一个比较大的原因,就是玩不转。”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专区

这个剃了光头,喜欢穿黑色衬衣的人,如今掌管着一家近2000亿市值的眼科连锁。陈邦在业内被视为“乐于合作”,合作的标志之一是,圈子有开放度,且舍得分享利益。从爱尔眼科的成长路径来看,陈邦给其造了很多个圈子,比如通过白内障免费普查等方式,积极参与到政府合作中,比如让国内外投资方济济一堂,比如通过并购基金在市场上“化敌为友”。

提到万圣节,南瓜自然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玩家将能够在商店中购买南瓜,并将提供南瓜种植。当然,玩家也能使用南瓜进行DIY创作:例如充满万圣节气氛的家具。

对于孙女每天上学前一定要做的这件事网友排队直呼好感动:“感觉暖暖的”“隔代亲真感人”

资金吃紧很正常,杨洋觉得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工资不按时发了。但他留意到,老板今年时常带人来公司参观,可能与产品开始做临床实验有关系。一位被招募的白内障患者,做了手术后形容,“眼睛里像安了个灯泡。”这多少给杨洋带来了成就感,但他清楚下一步等待他的是什么,“之后公司被收购的可能性是100%,产品太单一了,而且老板的目的就是要卖掉公司。”

据普华永道发布的报告数据,2013年至2018年,中国内地医院共发生并购交易419起,披露交易金额近585亿元。

通过万圣节活动,玩家能够获得全新服装。同时Able Sisters商店届时也将出售新的服装。

资金周转不开,企业面临至暗时刻。最难的时候,叶子隆卖掉了一家医院,这样还能再撑几个月,自己的房产也都做了抵押。“你知道什么叫求爷爷告奶奶,我们融资在谈的时候,还得装作谈笑风生的样子,还要装作大企业家应有的风度,还要告诉别人我们企业多有前途。”如今,美尔目接受光正集团入股,这位在眼科赛道扎根了17年的创业者,证明了公司的生命力。

总体而言,相比国外的可比项目,国内的估值可能成倍的高。睿盟希资本Rechel觉得,本质还是供需差,随行就市,国内公司管线相对更少,加上一点泡沫,自然价格就高了。“至少在我们自己的管线里,美国一半,中国不到10%。”

华盖资本路宇则认为,不少创业者都想用资本市场这个方法给自己的企业估值,这种方式导致预期很高。资管新规出台前,投资者手里都有钱,要价高也给得起。但后来发现企业做不出业绩,就产生价值倒挂,新的投资人不再进来,企业就断粮了。路宇记得最夸张的是创新药,在研的项目一出口就要几亿美金估值的,还被争着投。

首先,它们将紧紧围绕复星已有的产业、围绕客户健康、快乐和富足的需求;

都不放心家中年迈的爷爷

其次,复星的投资将以控股型为主;

对于赛道中创业者的风格,从业者刘业强也深有感触。他曾供职于一家做生物材料的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青光眼。在器械领域待的十年里,他换了三任老板,第一任老板是科学家,产品有创新,但思维方式是——“市场还没发展到运用我们技术的时候”。但刘业强觉得,公司的技术其实已经远远脱离市场了。

比如高瓴资本,为何多次在二级市场增持爱尔?对高瓴资本医疗深有研究的投资人认为,其首要逻辑是投行业里的龙头,这样规模的基金不只是要去追求回报率了,还有稳定性。“因为它要求稳,你市场排名第一,不一定让我三年之内赚的最多,但一定是三年内让我风险最小的。”

眼科服务市场经历的过山车,是资本环境与市场化冲击的必然结果。而在市场趋于理性后,部分资本涌向了眼科产品方向,也一定程度刺激着赛道其他细分领域的发展。

郭广昌在湖畔大学的课堂上还表示,在自己眼中,未来复星的投资应该是这样的:

天眼查App显示,9月28日,上海锐坤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刘方未,经营范围包括股权投资;创业投资;股权投资管理;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等。

“特别反差。”华盖资本路宇见过几家医院,拿过资料,“不是一地鸡毛,一地鸡骨头肯定是有的。”

易凯资本吴优跟创业邦分享一个观察是,眼科领域的创业者,存在“两边倒”的特点。一类被高估,一类被低估。懂资本的创业者,要的价格可能会比较高,但还是要回来看产品如何。如果产品好的同时懂资本,这就是优势。如果产品不够好的话,懂资本就是个劣势。吴优认为,“投资人挣的就是低买高卖的钱,如果创业者本身价格要的高,产品又不好,那空间就会很小。”

勾出了心底的回忆和思念

还能找到下一个爱尔眼科吗?尽管眼科赛道的投资主题仍然很多,但一些头部的大基金似乎没有太多选择了。

身处其中的无论是资本还是创业者,都相信眼科赛道的市场空间,还能容纳不止一家百亿美金的公司。但谁能最终跑出来呢?

伴随公立医院改制并购的契机,以及大量资金从房地产市场转向大健康产业,医疗服务市场于2015年前后迎来一波资本的热潮。民间资本开始疯狂涌入医院,通过运营、托管、供应链集采等方式,攫取可观的利润。

担心爷爷在家不忌口控制不好血糖

更多内容请访问官网>>>

糖果是万圣节活动非常重要的部分,玩家能够从豆狸手中购买糖果,但是每天仅限一次。

而资本的聚集,也进一步推动了眼科赛道的并购整合。据医学界智库,眼科逐渐成为专科医院并购的重心,2019年占比达到70.8%。一位医疗领域资深观察员认为,从市值维护的角度,并购也是趋势,医疗服务的上市公司每年都需要增长,如果靠开新店来做,效果难以保证。“你只能通过并购,说白了就是人为地去创造出来一个业绩,丰富你的财务报表,但是合规合法的。”该人士谈到。

美尔目叶子隆向创业邦回忆,那段时期其实自己的公司正处于风口上。第一追的人多,第二估值高。尽管美尔目于2017年接受了约印医疗基金投的第一笔资,开始集团化运营,但叶子隆复盘,“我们只融了一轮,没有大比例地连续融资。这是个失误。”

今年以来,复星集团公开投资事件为11起。其中,2020年4月,互联网体重与健康管理公司薄荷健康宣布完成4000万美元C轮融资,由复星战略投资。薄荷健康是一家专注于健康管理、健康消费的新经济公司。公司从围绕体重管理的减脂需求升级为围绕年轻家庭全场景需求,为消费者提供全面的饮食营养管理服务、健康产品与健康解决方案。

下一个爱尔眼科在哪?

睿盟希资本是2016年进入眼科赛道,第一支基金是美元基金。专注视觉科学,出于差异化定位的考虑,主要投产品端。睿盟希的创始人Rechel明显感觉到水温上升,是在2018年下半年。“突然间来跟我们交流的基金就很多了,之前其实我们有一点特立独行的,甚至我出去募资的时候,别人都会说,眼科是啥,卖眼镜吗?”

水涨而船高。眼科医院,成为这次热潮中的火热标的,加上爱尔眼科的示范效应,以及资本对下一个爱尔眼科的期待,创业者的估值预期也被拉高。一位非一线基金的投资人略感无奈,“有几百家店的那种,市场已经在那了,也不是我们能投得起。而有些医疗服务项目,可能就做了一两家,估值已经不便宜了。”